当前位置:掌上书吧 > 黑道特种兵 > 第2387章 付永康逃跑(2)

第2387章 付永康逃跑(2)

  正如唐峰所料,这里是决一死战的场所,有人吼了一嗓子,打破死气沉沉的氛围,随即四面八方响起急促脚步声,一处处“山头”后不断有人涌出,两百多彪形大汉堵死各个口子。二百多人不知从多少打手马仔挑选的精英,人人耀武扬威,手里都拎着家伙,砍刀、棍棒、铁索。

  没人亮枪,混战厮杀枪这玩意无疑是柄双刃剑,伤人亦伤己,二十多人对二百多人,人多的一方不会胆怯,唐峰这一方更不会胆怯,两伙人很有时间观念,短暂对峙几秒钟,火拼拉开帷幕,浪费唾沫星子叫骂有个鸟用,谁的拳头硬,谁是最后赢家。

  唐峰面无表情,冲在最前边,敞开的黑色风衣飘荡,北方的冬天气温低,男人们穿风衣很正常,而此时恨不得将唐峰剁死的两百多人觉着这小子太装。

  几十人涌向贸然独进的唐峰,地面上薄薄一层雪沫子飞舞,人影憧憧,零下十几度,即将与唐峰亲密接触的汉子膀大腰圆,大光头,光膀子,双手抡一柄关刀,刀头一米多长,寒光闪闪,付永康身边最厉害的保镖头目。

  “去死吧!”保镖头目高吼,底气十足,双手抡刀,一米多长的刀头割裂空气,呜呜作响,炫目刀光迅疾无比罩向唐峰,一刀之力足可断金裂石,不少人放慢前冲的脚步,想瞧清楚这一刀最后是什么结果,唐峰冷哼,脚尖猛蹬地面,狂奔的速度陡然加快一倍,错过势逾千钧的刀头,举双手握死刀头之后的铁柄,时机拿捏的极准、极妙,他与保镖头目错身,继续前冲。

  骤然生变,紧握刀柄的保镖头目根本来不及做任何反应,被带倒在地,唐峰拖着他一百八十斤的魁梧身躯狂奔,水泥地戳破他臂膀、磨碎他衣服,血肉淋漓,白色的雪地上顿时出现一道触目惊心的猩红血迹。

  唐峰发威,何人可挡?

  保镖头目被拖到在地,咬牙坚持,就是不松手,哪怕死。

  唐峰冲人人群的瞬间停步,微微侧身,双臂使劲儿抡大刀,两米多长的关刀好似杠杆,将拖在后边的保镖头目甩向空中,扔不撒开双手的罗大山凌空划出完美抛物线,在刀柄带动下,又重重砸向地面。

  保镖头目庞大身躯触地,地面震颤,雪沫子纷飞,无比巨大的冲击力使他骨断筋折,仰面朝天狂喷一口血,不省人事,这么直挺挺重摔于地面,不死也得残废。付永康手下第一保镖的身子横在两伙人之间,剩下的人稍微迟疑,继续涌向唐峰,唐峰嘴角勾起一抹森冷笑意,单手握关刀杀入黑压压的人群中。

  一把砍刀劈向唐峰后脑,唐峰握刀的手后扬,纯钢刀头抢在砍刀落下之前硬生生削断偷袭者的臂膀,血流如注,染红了地面,搞背后偷袭的汉子瞪大眼看着喷血的刀口,似乎这一刀快到他没觉着痛。

  几乎同一时间,唐峰手腕翻转,刃口朝后,刀头厚实的一边朝前,平挥而出,叮叮当当一阵乱响,看似轻描淡写的一挥,竟然崩飞十多人手中的家伙,砍刀、铁棍漫天飞舞,砸的后边人抱头乱窜,有位仁兄收不住脚步,赤手空拳直撞唐峰,唐峰捏死刀柄的手指轻搓,刀头扭转刃口朝下,错步侧身,用刀背横拍汉子胸口,几个细微动作一气呵成,不见使力的一拍将前冲的彪形大汉拍的倒飞回去,跌入人群,大口吐血。

  短短十几秒,唐峰震慑众人。

  火拼仅是拉开帷幕,唐峰手脚不停,哪人多杀向哪,笨重关刀在他手中灵活的像条毒蛇,所到之处哀嚎此起彼伏,杀向哪里,哪里的人群四散奔逃,唐峰致敌却不杀敌,目标是付永康,而非这些无辜的人,再者杀几百人毁尸灭迹太不靠谱,某个细微环节稍有疏漏,将满盘皆输。

  修罗和虎痴紧随唐峰,爆发力惊人的右拳收放自如,膀大腰圆的西北汉子大多经不起他一拳,杀手讲究一招制敌,譬如黑市拳赛,很少有一场比赛超过十分钟,影视剧里高人们大战几天几夜,那是导演娱乐大众的手法。

  没人敢靠近唐峰,这厮无奈,扔下大刀,朝远远避开的人群招手喊:“害怕了?是不是男人?是男人就给我冲上来。”

  冲上去被你个大变态狂扁,我们傻啊,几十号老爷们如此想,驻足不前,唐峰摇头哑然失笑,好久没这么痛痛快快动手干架。

  紧随唐峰身后的修罗忽然拔枪,黑星手枪,安有消声器,而唐峰背对有枪在手的杀神,纹丝不动,犯了搏击高手的忌讳,修罗极快的举枪,扣动扳机,三声几不可闻的枪声响自唐峰脑后。

  唐峰对面两座“钢铁山头”有人滚落下来,是伺机而动的三名枪手,使用的枪是加装光学瞄准镜的半自动步枪,勉强算是狙击步,未开一枪被击毙,显然业余的很,狙击手可不是玩几天枪就能滥竽充数的。

  “好枪法”唐峰回头看向修罗,笑意盎然。

  这时候,“钢铁山头”后先露出高速旋转的螺旋桨,一架白色民用直升机缓缓升空,隔着玻璃窗向下观望的男人正是付永康。自从江瓜瓜找上他让他不再担任国虹集团董事长的时候,他的心里就清楚的很,他已经成为了一枚弃子。他必须想办法离开这里,要不然,他的小命不保。

  瑞士银行账户里的钱足够他放纵一辈子,然而悄无声息离开,糊里糊涂失败,他不甘心,一心想亲眼目睹唐峰死在脚下。结果却令他无比失望,唐峰的强悍出乎他意料,难怪人常埋怨命运那够娘的婊子总选弱势一方没完没了的蹂躏。

  败就败了,此处不留爷,自有留爷处,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付永康压抑心头怨气,但难以压抑既生瑜何生亮那种悲凉且无奈的感觉,他下意识对着玻璃窗竖起中指,以这个国际通用手势泄恨。

  直升飞机进入视野的瞬间,唐峰夺下修罗的手枪,不管不顾地迈步狂奔,边跑边开枪,冲到破铜烂铁堆起七八米高的钢铁山头近前仍不停步,健步如飞向上冲,宛如飞檐走壁,这一幕惊呆无数人。

  子弹打光,唐峰扔掉枪,登上“山顶”后弯腰捡起一截血迹斑斑的钢筋,像扔标枪那样用尽全力扔出钢筋,一米多长的钢筋如利箭破空,射向飞出几十米的直升机,扑哧一声,大半截贯入直升机舱门。

  惊世骇俗的一击却未能阻止直升机飞远,唐峰眯眼凝望渐渐模糊的一点白影,呢喃:“付永康。希望我们后会有期。”

  直升机里,仰面躺进邢老虎怀里的付永康惊出一声冷汗,戳破舱门的半截钢筋紧贴着他想胸口。由于受了极大惊吓,他脸色苍白,有气无力道:“我这辈子为什么遇上这么一个变态”

  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